新机上市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机上市

桑塔纳国产化不许瓜菜代

03月31日 18:18 开封手机网

桑塔纳国产化不许“瓜菜代”

“我没来上海以前我就一直在抓桑塔纳国产化问题。”

1988年7月1日,在上海桑塔纳国产化共同体成了大会上,时任上海市市长不久的朱镕基在大会结束前作了长篇讲话,其中介绍了当时中央和国务院对桑车国产化的重视程度。

1987年6月,受国务院指派,朱镕基率一个强大的工作组来上海,专门调查研究和帮助解决桑塔轿车国产化发展缓慢的问题。当时朱镕基的公开身份是国家经委副主任。但事实上他是北京派来的“钦差大臣”。这也可以看作是朱镕基来上海抓的一项很有历史意义的开创性工作。当时的上海经济发展状况远不如广东,落后于全国。所以,搞好国产化不仅是汽车行业的事,同时也是解决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中央对此非常重视。

在桑车国产化共同体成立大会上,朱镕基对自己提议成立的“桑塔纳国产化共同体”作了解释。他说,“这是根据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同志的指示,和上海的同志一起来推进这项工作。”在这之前,连姚依林副总理都来沪亲自参加过桑车国产会议。上海更是全力以赴调动全市的力量抓这项工作。先后成立了由各委办和部门及银行领导组成的“上海市支援上海大众建设领导小组”,正负组长由上海市的主要领导担任,后来又专门成立了“上海桑塔纳国产化横向协调办公室”。

由此,桑车国产化成了全国瞩目的项目。大家知道,朱镕基在任国家经委副主任时,主管的是全国工业企业技术改造工作。但他的出现,使得桑车的国产化的重要性上升到“生命线”的高度,这无论是对行业,还是对上海,甚至对全国都具有很大的示范意义。自1985年上海大众成立以来,桑塔纳国产化进展缓慢成了建设上海大众的瓶颈,两年来的或产化进展只有2.7%,而且都不是主要零部件(轮胎、收放机、喇叭、天线和标牌),在与上海大众先后成立和引进的北汽切诺基、天汽夏利国产化相比,上海的桑塔纳显得太慢了,没有达到国家有关部委的预期目标。而问题还不仅于此,有人反映到北京,说在桑车国产化问题上,外方在用德国标准掐中方的脖子,中方又太软弱,在合资企业里没有话语权等。这样的传言,在还没有走出文革阴影,受计划经济思维左右的背景下,桑塔纳国产化问题显然就成了事关政治和经济的大问题。

同年6月,在一次上海市经委召开的“国产化”报会上,朱镕基谈了北京的这些批评意见和怨言,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点,即国产化进度太慢,上海一味地坚持德国标准,不符合国情,主张降低标准等。当时任上汽董事长的蒋涛在向朱镕基汇报时首先表示,北京对上海国产化进度不满意的心情可以理解,其实上海自己也不满意,并实事求是地介绍了上海的实际困难,如生产装备落后(都是五十年代的),管理跟不上,技术落后,员工没进过岗位培训等。但认为都很努力,表示解决此问题需要时间和过程。针对有人提出降低国产化标准的意见时,上海表示坚决反对。理由是,第一,坚持高标准国产化的目的是要建立自主的现代化轿车工业;第二,降低标准只能欲速不达,外方也不会同意(让人家的产品标准从80年代倒退到50年代),第三,即使要降低标准也要由中外双方签字同意才行。他最后说,中外双方经商讨拿出了解决方案,即把对方配套商引入中国,对口合作,先易后难,分布实施,但企业改造人员培训设备更新需要资金投入和支撑,但表示矛盾不上缴,与上海市政府协调解决。

朱镕基听后没有表态。陷入了对桑车国产问题的思考。之后也就没有再听到类似的抱怨和批评。上海大众原总经理王荣钧在回忆朱镕基抓国产化时说,有一次他带了两张当天在总装线转毂试验台上拍摄的轮胎爆裂的照片给朱镕基看。他说,设备、模具是进口的,橡胶也是进口的,结果还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后来查明是生产现场管理问题)。如果出厂在行驶中发生这样的问题怎办?朱镕基震惊了。他说,如果这样的国产化,每个零部件都相当于坐在了火山口上,这样不行,不能瓜菜代。由此,朱镕基坚决表示,“桑塔纳国产化要100%合格,降低0.1%我们都不要。”

此时的朱镕基已经意识到国产化严要求高标准背后实际上是一场攻坚战,事关桑塔纳命运和前途的较量。而从长远看,这是在为中国轿车工业的发展打基础。他看到了上海碰到的困难要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当时不少桑车的配套件连一汽、二汽等央企和大厂都不敢接,而上海的零部件企业又都是弄堂小厂。整个上海的经济和工业基础都很薄弱,居民的物资供应尚未摆脱票证和排队的现象。此情此景,正如一为外国汽车专家所说,面对桑塔纳,中国的零部件企业加起来等于零,几乎没有一家能够配套,都要从基础做起。这样的差距,落后岂止是30年?除技术之外,还有管理和员工的素质……

国产化、进度、质量。这些关键词就像一座座高山亟待攀登,去征服,它又像一个个问号,在向产业界和政界发出,这就是中国通向现代化的门槛,前面有一道道关卡需要过,需要闯……

严峻的现实,窘迫的尴尬,逼迫着从中央到地方,从部门到企业,要尽快促使桑塔纳实现国产化,否则一旦CKD组装指标用完还实现不了国产化,国家承担不起巨额外汇的支出,上海大众就难以为继(当时组装一台桑车要用1万美金的外汇。如果89000台桑车组装指标用完后还不能国产化,整个项目就会在CKD散件的高关税和生产的高成本面前败下阵来)。如果实现了60%国产化,上海大众的生产就不受指标的控制,将按照市场的需求进行生产。对此,王荣钧对桑车国车化意义作了高度的概括,节省外汇,替代进口;降低成本,扩大规模;打好基础,建立体系。

而以下两个例子可以反映出当时从上至下对待国产化的急迫感,所面临的压力。

朱镕基在调查桑车国产化时对上海大众德方经理明确表示,依靠进口零部件组装轿车不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如果三年之内国产化率达不到40%,上海大众就关门了结。同时,刚到任的上汽总公司总裁陆吉安也领了军令状,三年内达不到60%国产化就引咎辞职。他对上汽干部职工说,“桑塔纳国产化工作是我们上汽的第一任务,这项工作搞不上去,其它工作搞得再好也没有用,因为‘0’乘任何数字答案均是‘0’”。

1986,1987,连续两年,朱镕基先后带领中央各部委办领导到上海调查上海桑塔纳国产化问题,回京后帮助上海解决了不少实际困难,有些是上海无法解决的问题,尤其在政策上给予了很大支持。为了保证国产化进程的速度和质量,朱镕基还提出了成立桑塔纳国产化共同体的提议,目的是想在组织构架上提供保证。他说,“这样可以把大家组织起来,用契约、合同、用我们共同的利益联系在一起,互相交流经验、互相支持、互相帮助、把中国的轿车工业搞上去。”此外,他特别强调,质量是国产化的生命。后来他到上海工作又把这句话提升到“质量是上海的生命”,但最出名还是那句日后成为名言的“桑塔纳国产化不许瓜菜代。”

“朱镕基笑了。”这是原上海大众公关部黄华琼拍到的一张照片。这是朱镕基出席桑塔纳共同体成立大会步入会场时首次出现的面带笑容的照片。据上海的老同志回忆,朱镕基是一个平时很严肃的人,尤其是在桑塔纳国产化推进工作期间,在调查,听汇报,发言时,表情深沉,举止果断,说话严谨,很少见到有笑容的时候。那么,此背后意味着什么?当然,成立共同体自然是件值得庆贺的喜事,打破了条块分割,实践了跨部门跨地区跨行业的合作,桑车国产化也就成了全国参与的事业,正如江泽民所说,桑车国产化要打“中华牌”。1988年,在经过前三年的艰难探索,桑车国产化终于有了进展,此时的朱镕基刚当选为上海市市长,他看到桑车国产化在步入正常轨道运转的同时,将给上海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拉动的作用。国产化程度有1987年底的12.7%提高到1988年7月的16.4%,预计到同年底国产化率将达到25%。他告诉大家,“今年国务院批准生产15000辆,比原定的12000辆增加了3000辆,这主要是毫不含糊抓国产化,确有成效,明年年产将达到20000辆。朱镕基说,如果今年的国产化率达不到25%,那我们明年就很难生产20000辆。所以,国产化对于我们来讲起来是个生命线,非常重要。我们的轿车工业能不能搞上去,就看我们国产化进程了。”

当时有人说,看到朱镕基笑了,说明桑车国产化有戏了,看到了希望。实践证明,通过主机厂和配套企业的齐心协力,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奋斗(1987-1990),桑车国产化先后突破了40%和60%,捷报频传,士气大振。

1991年4月,上海大众在上海商城举办了“上海桑塔纳轿车国产化汇报展览”。来自全国50余家跨行业跨地区的零部件企业展示了国产化的成果。汽车行业的专业人士和上海市政府的领导都观看了这项具有标志性的成果展览,它预示着中国现代化的轿车生产体系已初步建成。数据显示,从1987年上海桑车国产化起步到1990年底,工装样品率达到72.69%;减货国产化率达到60.09%.。1991年分别提高到83.3%和70%。关键零部件如车身、发动机、变速箱三大总成和前后桥总成相继实现国产化,同时上海大众宣告年产6万辆整车和10万台发动机的产能已经形成,并建立了符合德国大众质量保证体系标准的全国180余家零部件企业所组成的配套体系。同年8月,上海大众告别CKD,结束了以进口散件组装生产轿车的方式。终于实现了国产化。

对于这一来自不易的胜利,陆吉安说,“这一胜利大长了中国人发展轿车的志气,德国人改变了对我们的看法,称赞上海有水平,有能力。”从此为上海后续的新车型及全国的整车企业上马打下了雄厚的基础。这一经验告诉我们“没有高水平的零部件工业体系,就不可能有整车的健康发展,有了符合国际水平的零部件工业体系,什么轿车都可以在中国制造。”

明白这个道理,中国人付出了很多,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

最近,我在筹划出一本桑坦国产化共同体20周年纪念文集,走访了一些成员单位,感触很深,不少昔日弄堂小厂现在都变成了零部件的小型巨人,有的还成为专业领域的排头兵,跻身国际市场的佼佼者。如上海延锋伟世通汽车饰件系统有限公司、上海实业交通电器有限公司、华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亚普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等,在我的印象里,以前都是不起眼,甚至有些还是濒临倒闭的小厂,现在都成了产值上亿,过百亿的大厂和集团,盖起了新厂房,有的还有了自己的商务大楼。从田野里走出来的上海德科电子仪表有限公司、上海干巷汽车镜(集团)有限公司,20年前都是并不知名的带农字头的小厂,而今在汽车行业都有了不小的名气。此外,像有外资背景的联合汽车电子、小糸车灯、德尔福汽车空调、纳铁福传动轴、采尔孚转向机等,都因与上海大众配套发了财,迅速占据市场,拓展了业务,壮大起来。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些跟随桑车国产化发展起来的零部件厂,至今还保留着过去创业的老照片,以示“喝水不忘挖井人。”比如,在上海德科产品陈列室里挂着一张朱镕基穿着灰色夹克风尘仆仆去崇明岛长江农场了解为桑车仪表配套的国产化情况。时间过去尽管有20年了,但老职工还都没有忘记。

“有相当一部分零部件企业是靠国产化基金的资助发展起来的。”不少当年从小企业发展起来的老总说,桑车国产化哺育了我们。相关资料显示,从1986年至1994年,上海市实施了从每辆桑塔纳轿车销售收入中提取2.8万元的国产化专项基金,8年共收取国产化基金100亿元。对于这笔视同国产化“命根子”的钱,朱镕基下过死命令,“这笔钱是上海老百姓的血汗钱,要严格管好,不得挪用,谁挪用就以贪污论处。”上海就是靠这笔钱获得了行业的改造资金,盘活了不少与桑厂配套的困难企业。陆吉安说,如果没有这笔钱,实现桑车国产化就是一句空话。

桑车国产化就是这样走出来的。多年来,通过不同方式的采访了解到,桑车国产化就像个孵化器,培育出一批优秀的零部件企业在此扬帆起航,驶向了汽车的大海,其中包括不少大学和科研院所在内,日后都成了术有专攻的行家里手,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中坚力量。今天看来,桑车国产化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丰富的内涵,我们还远没有挖掘出其真正的“物质价值”和“精神财富”,尽管它已经成为历史,也不可重复,但“引进一个车型,改造一个行业”深谋远虑和勇于实践,则是可圈可点,回味无穷。

汕头天佑医院向爱玲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

青少年便秘是如何形成

邯郸牛皮癣手术治疗
小孩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友情链接